按摩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按摩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说我们不般配[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1:41 阅读: 来源:按摩床厂家

被爱情撞扁

何库大学毕业后,先是瞄准一线城市找工作,结果碰得头破血流;再降到二三线城市,还是找不到立锥之地;最后只得回到家乡小城,在一家不死不活的小企业落了脚。

何库安顿下来后,给相恋三年的女友打电话,让她过来和自己比翼双飞。女友的态度很明了:“让我随你去小县城,我认了,谁叫我爱你呢?但我的底线是,绝不在出租屋里和你同床共枕。你什么时候有了自己的房子,我立即飞过去和你领证结婚。”

撂下电话,何库知道女友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所在的小城,各方面离二三线城市都有一段距离,惟有房价最接近,已超过5000元一平米。而他每月工资只有1500元,三个月不吃不喝还买不到一平米。要想拥有自己的窝儿,还不知等到猴年马月?

不过,何库对爱情并没失去信心。他长得还算英俊,在周围找一个,也不会太难吧?办公室就有两个单身女孩,何库对她们依次展开爱情攻势。爱情堡垒远比想象的要脆弱得多,时间不长就被何库先后攻陷,但一到谈婚论嫁,她们的口径和前女友出奇的一致:必须有自己的房子,否则免谈!

找工作时何库碰得头破血流,在爱情面前,何库简直是被撞扁了!

遇到卖菜女

为了节省开资,何库一直坚持自己做饭。距公司不远处有个菜市场,何库每天都要去那里买菜。何库买菜的原则是,不管好吃难吃,什么便宜买什么。时间一长,何库发现一个便宜菜摊。摊主是个年轻女孩,矮胖,一笑牙露出嘴外,眼睛找不到了。她的菜不整洁,但比别人卖的便宜,何库每次都买她的菜。女孩叫秋兰,对何库也很照顾,每次都抹他零头,或多给他点菜。

这天,何库因为赶材料下班晚了,来到菜市场一看,秋兰的菜已经卖完了,正收拾摊子准备回家。何库遗憾地直抖搂手。秋兰说:“要不,你跟我回家吧,我给你现割。”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周围还有很多菜摊,买谁的都行。但何库却鬼使神差答应了。

秋兰蹬着三轮走在前面,何库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七转八拐,来到西城边一片平房前。何库随秋兰走进一个院落,院子足有一亩地大,种满了各种蔬菜。何库不由惊叹:“你们家院子真宽敞呀。”秋兰说:“我们家房子也宽敞呀,只可惜不住人了。”

何库一看,秋兰家的房子果然够宽敞,六间正房,四间偏房,估计超过200平米了。“这么宽敞的房子不住,你们住哪里?”

秋兰一边割菜,一边告诉何库,这房子太旧了,又是平房。她爸单位分了一套房子,虽然只有60多平米,但好歹是楼房,她们全家都住在那里。

何库看着弯腰割菜的秋兰,忽然说:“我真羡慕你。”

秋兰抬头看看何库,说:“羡慕我做什么,又脏又累的,还是你们白领好,不用风吹日晒。”

何库笑笑,他哪里会羡慕秋兰卖菜,他是羡慕她有这么宽敞的房子,却闲着不住。

何库的一句羡慕,让秋兰来了谈兴:“对了,你这白领每月挣多少钱?”何库不想让一个卖菜女瞧不起,就把自己的工资乘以3后告诉了她。果然,秋兰的小眼睛一下瞪大了:“挣这么多呀!那,你怎么还这么节俭?”

何库苦笑一下,把原因推向老家,说他们家在农村,父母年龄大了,没有经济来源,每月工资他只留1500,其余全部寄回老家了。

一番话说的秋兰小眼睛里又多了几分崇敬:“你真是个好男人,将来谁要嫁了你,一定幸福的找不到北。”

这话何库愿意听,让他暂时忘了被爱情撞扁的悲伤。“好有什么用,我无房无车,有哪个女孩愿意跟我在出租屋里受罪?”

秋兰把称好的菜递过来,定定地望着何库,说:“出租屋怎么啦?只要人好,我就不在乎。”

何库愣了愣,避开秋兰火辣辣的小眼睛,接过菜塞进车筐,骑上车落荒而逃……

爱情向下走

一路上,何库心里直翻腾:秋兰不要房子,我就能娶她吗?自己真的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

正胡思乱想,手机响了,一个同学打来的,说今晚班长过生日,问他去不去。何库佯装高兴地说:“当然去,这事哪能少得了我?”合上手机心里骂:你都通知我了,我好意思说不去?

何库有很多高中同学在小城工作,但他很少参加他们的聚会。那些同学大都混得有模有样,只有他,还是无房、无车、无老婆的三无人员,因此何库羞于参加这种聚会。

何库没有回家,买了个蛋糕直接去了酒店,见到了寿星班长和一干同学。班长在某政府部门工作,最近刚刚升任科长,可谓春风得意。人得意,豪气生,班长把何库拉到自己身边坐下,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几杯酒下肚,何库敞开了心扉。班长听完把何库拽到洗手间,几句话为他指明方向:“勇敢地去追吧,朴实的爱情最可贵,你后半生的幸福就系在卖菜女身上!”内心极度纠结的何库豁然开朗:对,爱情向下走,幸福才能浮上来。

第二天,何库趁买菜时对秋兰作了表白。秋兰惊得张大嘴巴:“咱俩不般配吧?你是白领,我是卖菜的;你高大英俊,我矮胖丑陋……”何库打断她:“爱情不在外表,我看重的是你的朴实,你的心灵美。”

秋兰一听,小眼睛立刻放光彩:“你看得真准,我卖菜从来不掺假,也从来不缺斤短两,常买我菜的人都知道。”说罢,挑了几捆菜把何库的车筐塞满。何库说:“还是称称吧。”秋兰说:“咱俩都这关系了,你吃菜我还能要钱?”何库愣了愣,心说这么快就答应了?这求爱也太容易了吧?

这样才般配

就这样,两个看似非常不般配的人处起了对象。两人的交往,对双方亲朋好友产生了极大震动。

秋兰那边,和她一同卖菜的几个姐妹羡慕得不行,都说秋兰交了这么帅气的男友,是走了狗屎运。同时,也更坚定了她们把卖菜进行到底的决心:再帅的小伙他也得买菜吃,没准哪天咱就碰上个!秋兰的父母则考虑的更多一些:女儿卖菜,女婿是白领,差别太大,得想法让他们更般配一些。

何库这边,同事们都说他脑子进水了,即使失恋一百次,也不该选择一个卖菜的“恐龙”。尤其那两个和他谈过一段的女同事,觉得何库这样简直是自残,是作践自己。

中午吃工作餐时,两人端着饭盒凑到何库跟前。一个说:“何库,卖菜女不管你要房子,你就不要爱情了吗?”另一个说:“何库,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你知道吗?”

何库龇牙一笑:“我只知道,有了房子才有的爱情,是虚伪的;没有房子就有的婚姻,是你们永远不懂的。”

两人被噎得答不上话,心里骂:无药可救的东西,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其实,她们低估何库了。何库之所以选择卖菜的秋兰,全是因为那天在洗手间听了班长的话。作为城建局规划科科长,班长掌握着最新、最权威的城市规划方案。下半年的开发重点是西城边那片平房,也就是秋兰家老房子所在的位置。拆迁补偿为一平米抵一平米,也就是说,秋兰家那座老房子,将能兑换成200多平米楼房。何库是因为没有房子,才失去了先前几任女友的爱情,现在他为什么不能为了房子,而舍弃爱情和卖菜女结婚呢?

同事的不理解,何库不会放在心上,他现在要紧做的,是尽快和秋兰领证结婚,把生米煮成熟饭。

其实秋兰更担心夜长梦多,何库要求结婚,那就结呗,免得何库被别人抢了去。于是两人开始筹备婚礼,张罗着买家具什么的。

这时何库提议,买了家具直接拉到秋兰的老房子里,结婚后两人就搬过去住,秋兰卖菜也方便些。秋兰却说,老房子她是不想回了,只要两人相爱,在出租屋里一样过得幸福。还说,结婚时她要给何库一个惊喜。

何库问:“什么惊喜?”

秋兰说:“到时,我们会更般配一些。”

“到底是什么?”

“暂时保密。”

何库不再问了,有惊喜总比没有强。很快,两人领了结婚证,选了个良辰吉日,举行了婚礼。

双方参加婚礼的亲朋来了不少,他们对这桩看上去不太般配的婚姻充满了好奇。秋兰父母的一番话打消了大家的疑虑。他们说,秋兰结婚后不会去卖菜了,他们托关系为女儿在一家事业单位谋了份工作,虽然只是个收发员,但总算是个白领了。

何库明白,岳父母这番话是说给来宾听的,更是说给自己听的:我们女儿成了白领,就和你般配了,今后不许小看她!

洞房花烛夜,何库看着面前的秋兰,心里五味杂陈。

秋兰靠上来,面带羞涩地问何库:“今天,我给你的惊喜还算大吧?”

何库笑了笑:“其实你卖菜就挺好的,是不是白领我都不会嫌弃你。对了,找份这样的工作不容易吧?”

秋兰说当然了,花了十来万呢。不过没从家里拿钱,用的是卖老房子的钱。

何库一听跳起来:“你们家老房子卖了?”

“是啊。我爸说,以后我不用卖菜了,留着它也没什么用……”秋兰忽然闭住口,她看见何库身子一软瘫在地上,忙过去搀扶,“何库,你怎么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