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按摩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26节是精是傻【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33:06 阅读: 来源:按摩床厂家

齐懿公一继位就干了一件让人十分恶心的事。

太子吕舍被杀,他的母亲昭姬自然十分地悲痛。日夜嚎哭,这就让刚上任的懿公很心烦。想 杀了她又怕担恶名,就把她幽禁起来了,并有意控制她的饮食。昭姬没办法,就收买看管她的人给娘家人传信,信捎给了给鲁侯。鲁文公听说昭姬被软禁了,又不敢 和齐国来硬的,就派大夫东门遂去周天子那求告,想借天子之力求齐侯放了昭姬。

周匡王派单伯来到齐国,可惜这单伯不太会说话,人又太实在。他对懿公说:既然已经杀了人家的儿子,为什么又要囚禁人家的母亲,不如放了昭姬回鲁国,让世人知道您的德名。

人怕揭短。这个时候懿公最怕的就是这“弑杀”二字,听单伯说“杀子”这话,面红耳赤,半天没说出话。单伯也觉得僵住了,就告辞回了馆舍。

第二天,懿公给昭姬换了个地,却派人骗单伯说:我们君上对国母从来没敢怠慢,况且天子有话,齐侯不敢违逆。您为什么不和国母见一面,让她也知道天子的盛德。

单伯的优点是实在,缺点是太实在,上套了。随来人入宫去见昭姬,这一见面,昭姬就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诉苦,单伯还没来得及说话,懿公就在外面推门闯进来 了。进了门就破口大骂:你们这两个猪狗不如的狗男女,还什么天使、国母,狗屁!天使擅入宫帷私会国母,还要干那苟且之事,我要把你们的丑行让全天下都知 道,看你们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

就把单伯也关起来了,而且和昭姬关在一个屋子里。这还不算,事的源头在鲁侯,要想出气,出兵伐鲁。

要说那时候的老百姓是真够遭罪的,凭君王一时好恶,一事喜怒,就得抛地舍妻离家上战场。

鲁国马上派上卿季孙行父到晋国求救,晋灵公派赵盾统领晋、宋、卫、蔡、陈、郑、曹、许组成八国联军汇聚在扈地(今河南省原阳县西),商量伐齐。齐懿公人如其名,具有商人善机变的品格,马上派人给晋送礼纳贡,并放单伯回了周室,昭姬回了鲁国,诸侯也都各自领兵回国了。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鲁国得知“联军”散军回国了,怕齐国报复,马上派公子遂到齐国,同样送礼纳贡求和,两国这才相安无事。

吕商人这个君侯德行极差。

父死而不求葬,却忙于和兄弟争位,是其不孝。

从始至终谋夺君位,最后杀侄逐兄而得位,是其不仁。

杀人之子而囚人之母,而且设陷阱毁人声誉,是其不善。

下面有更令人恶心的表演,足以说明他的不义。

还是桓公在位的时候,他曾经和朝中大夫邴原争田界,桓公派管仲去仲裁,管仲一调查,理在邴氏,就把有争议的部分断给了邴氏,对这件事商人一直怀恨在心。

夺了君位后,他先夺了邴氏所有的封地,这还不解恨,认为当初管仲没能偏袒自己,又把管仲的封地夺了一半划到自己名下。管氏怕再遭不测,举家逃到楚国去了,管氏子孙从此在楚为官。

懿公还是对邴原没解恨,可这个时候邴原已经死了,他的儿子邴(chù)在朝为侍从官,懿公掘了邴原的墓,又断了邴原尸身的双脚。之后又问邴:你的父 亲罪该断足,我已经断了他的双足,你对这事有怨恨吗?邴回答说:我的父亲有幸早死,免了被诛杀之罪,已经是侥幸了,以朽骨代真身,我还有什么可怨恨的 呢?

这个答复让懿公很满意,他就把所夺的田邑又还给了邴,邴又请求允许埋葬父亲的尸身,懿公也同意了。

懿公 登了君位,淫兴大发,每天掉在女人堆里还不知足,宫中满是美女还嫌姿色不够。听人说誉大夫阎职的妻子长得美,就在元旦(古时的元旦是指正月初一)大宴群 臣,并且要求都要带夫人,阎职的夫人当然也在其中,懿公一看就相中了,当晚就留宿宫中。第二天召见阎职对他说:我很喜欢你的夫人,想留她做陪伴,你就另娶 一个吧。阎职也没办法,敢怒不敢言。

当时齐都的西南门有个地方名叫申池,池水清澈,是个沐浴的好去处,而且池边竹木繁茂,当时正值夏五月间,懿公想去申池避暑,就让邴驾车,阎职陪乘去池里沐浴。

有人提醒懿公说:主公您砍了邴父亲的双腿,夺了阎职的妻子,这两人怎么可能不怨恨您呢?可您却用他们在身边这有多危险。朝中这么多人可用,您为什么要选用这两个怀有仇怨的人伺候在身边?

懿公这个玩智计得益的人,这时竟荒唐地说:我问过他们也试过他们,他们对我没有怨恨,不用怀疑。这就是人要找死,想救都救不活。

就这么着,三个人来到申池,酒喝得高兴,饭吃得痛快。吃饱喝足洗够了,又让这两人取来绣榻放在竹林的密处,躺在那里乘凉。

主子洗完了,邴和阎职就接着洗,邴心里恨懿公最深,常想杀了他为父亲报仇,只是没有帮手。现在阎职和他在一起,一个是刖(yuè)父之仇,一个是夺妻之恨,只是没有沟通,实际杀心都有。

邴洗着洗着,就想试探阎职的心理,故意用折来的竹枝击打阎职的头。阎职就有点火了,瞪着双眼问他:你为什么打我?

邴笑着拿话挑道:有人夺了你的妻子你都不火不怒,竹枝打一下能怎么样,就受不了了吗?

阎职说:夺妻虽然是我的耻辱,但和刖父之尸比起来哪个更耻辱?你能忍我为什么不能忍,说这话不是没味吗?

邴试出了阎职心有仇怨,这才说:我有心里话早就想和你说,只是不知你心里怎么想的又不敢问。我以为你已经忘了前耻,这才试探你。

阎职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大的耻辱谁能不恨,只是我自己一个人人单力薄,恨自己不能成事才不得不忍恨装欢而已。

邴说:现在仇人就醉倒在竹林中,跟来陪游的就你我两个人,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报仇机会,机不可失。

阎职说:你如果敢干,我就做你的帮手。

两人上岸穿了衣服来到竹林,看到懿公正在熟睡之中,鼾声如雷,内侍守在身边。邴说:主公睡醒了肯定要喝醒酒汤,你快去准备。

内侍就去准备醒酒汤了。阎职上前按住了懿公的手,邴上去扼住了懿公的喉,又用懿公的佩剑切下了他的头。两人抬起尸身藏在竹林深处,把头扔在了申池中。

有名的妇科医院

供卵生孩子成功率高不高

青岛曙光医院割包皮好不好

杭州可以做无痛人流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