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按摩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毅中复制强势监管风格安监风暴悄然逼近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44:23 阅读: 来源:按摩床厂家

李毅中复制强势监管风格 "安监风暴"悄然逼近

辽宁省和安全生产总局的相关领导的处理和调整、总理政府报告中的动情表述、两会代表委员激愤热议,似乎意味着继环保风暴后,以煤碳安全生产为核心的安全监管风暴警笛正在拉响。李毅中调任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给安监风暴增加了力度。

3月5日下午,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二楼辽宁团部大会议室。在辽宁团讨论会上,由于阜新矿难事件的影响,在总结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强调安全生产要强化监管机制时,辽宁省省长张文岳语气凝重,气氛之压抑令人不忍听之。与此同时,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副省长刘国强和辽宁阜新矿业集团公司董事长梁金发因矿难事件并没出现在本次两会名册上,缺席今年人大会议。

而在两会召开之前的一周,国资委党组书记李毅中也被刮向这场“安全风暴”的旋涡。2月28日,李毅中突然被任命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兼党组书记。辽宁省和安全生产总局的相关领导的处理和调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动情表述、两会代表委员激愤热议,似乎意味着继环保风暴后,以煤碳安全生产为核心的安全监管风暴警笛正在拉响。从某种意义上讲,辽宁孙家湾矿难正成为安全生产监督的转折点。

李毅中催生强势安全监管

“再也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样,政府高度重视煤矿安全生产了!”国家安全生产总局的一位人士向记者感叹三个没想到。

一是事发当日,温总理前往灾区看望灾民;第二天监察部部长李至伦亲自带组前往调查事故,辽宁省副省长刘国强停职,调查处理之快难以想象;二是安全生产局迅速升格为总局,转为正部级;最后一个没想到的,也是最大的意外,成为总局局长的是来自国资委的李毅中,而非原局长王显政。

王显政从事安全生产管理已经多年,在安全生产领域享有较高威信。当辽宁阜新矿难发生后,2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了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在安全生产体制、机制和安全投入上采取了重大的措施。但当时,并没有确定升格后的总局局长的人选就是李毅中,安全生产局的内部说法多是王显政。然而,自去年10月以来,接二连三的大矿难似乎给这位年近60岁的老局长开了一次“玩笑”。

“从去年10月份以来,在117天内就相继发生了郑煤集团大平矿、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矿和今年阜新孙家湾矿难,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尤其是阜新孙家湾煤矿事故成为我国死亡人数第二多的矿难。”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局长张宝明向本报记者介绍。

也就是这起矿难,把毫无准备的国资委党组书记李毅中推向了安全监管前台。“很突然,没有做太多准备!”3月4日下午,也就是在参加温家宝总理与政协经济界和农业界的座谈会后,上任安全总局局长第四天的李毅中向本报记者坦言。“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必须服从组织对我的安排,这说明当前安全生产形势很严峻,这是对我的一次新的挑战。”

李毅中向记者坦言自己不懂煤炭,现在需要调查研究。但在外界眼中,李毅中属于明显的外柔内刚。从中石化的企业管理到国资委的国资监管,其管理能力和监管手法相当强势。此番被突然调入安全生产监管领域,显示出国务院欲发挥其强势监管特点以加强当前薄弱的安全生产工作的思路。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李氏监管正在渐入角色。3月7日下午,李毅中首次公开亮相两会,参加辽宁代表团的政府工作报告的审议,听取辽宁省关于安全生产的讨论发言。下午四时进入新华网,一反低调常态,与网友畅谈其安全监管施政纲领。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升格为总局,提高了政府对安全生产监管的权威性。因为它要执法,要检查,不仅检查企业,更重要的是要检查地方政府,检查行业主管部门,检查出资人机构,他们是不是履行了安全监督的职责。升格以后就增强了政府在安全执法方面的权威性。”李毅中说。

国资经验导入安全生产

长期以来,煤炭安全生产是我国安全生产的一大难题。张宝明认为造成事故多发的深层次问题原因有四点:“一是利益趋导,煤价上涨,企业超能力生产,要钱不要命;二是管理弱化,地方和政府缺乏有效的安全生产监督和管理;三是小煤矿太多,有一半不具备基本安全生产条件;四是煤矿安全基础薄弱,安全投入不足。”

面对这种状况,有着长期国企管理经历的李毅中将为煤炭安全生产带来了现代化的管理经验,同时更带来了强势管理作风、筹措资金能力和国资管理经验。

在过去几年,李所在的国资委所管辖的国有企业成功实现了保值增值。从1998年到2003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减少40%,但实现利润从213.7亿元提高到4951.2亿元,增长了22.2倍;国有企业资产总额从14.9万亿元增加到19.7万亿元。在近一年时间,李亲自操刀导演了央企全球高管招聘,国企一把手签订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书等大戏。而在大型国企A股市场改制上市的争吵声中,国资委在与投资者和证监会的利益博弈中,一直处于强势地位。

强势管理和安全资金正是当前煤炭安全生产的两大软肋,而这正需要国家安全生产总局与地方政府的直接碰撞。这其中首先是安全资金的到位。据调查,全国煤炭具有安全保障的生产能力仅为12亿吨,而去年全国煤炭产量达到19.5亿吨,有7.5亿吨缺乏安全保障,国有煤矿安全欠账约505亿元。全国政协委员安启元说:“我国煤矿安全投入严重不足,一些矿务局安全资金甚至欠账上亿元。而美、德等国家,煤矿安全机械化程度达到了100%,我国机械化只有35%。”

政府工作报告中已决定今年拨出30亿元投向煤矿安全冶理。在李毅中眼中,地方煤矿占了大部分的比重,理应拿出部分煤矿安全资金,加上企业每吨煤提取2~10元的安全基金,每年约150亿元安全资金,应该能逐步解决安全欠账问题。

李氏安全监管效用正在惊人地显现。就在李毅中3月7日参加辽宁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第二天,辽宁省省长张文岳向本报记者披露,辽宁省将就煤矿生产很快要建立一个省煤炭生产管理局,作为省政府的直属机构,来管人、管事、管生产和管安全。同时,辽宁省还准备拿出省财政的3亿元资金来专项冶理辽宁煤矿的瓦斯。多管齐下,抓好安全生产特别是煤矿安全生产。

煤矿安全问题还来源于低水平、分散煤炭开采,整合小煤矿,加强大型基地建设有利于提高煤矿安全保障水平。“我们可以提倡中央煤炭企业、地方重点煤炭企业和其他煤炭企业进行重组、联合,这样做强、做大,而且用中央煤炭企业和重点优势煤炭企业来提升煤炭企业的水平。”

种种迹象显示,李毅中正在安全生领域中复制近一两年来的国资经验,以此来提升煤炭安全水平。有投资者甚至断言,中国资本市场上的首例备受投资者争议的A+H——大型煤炭企业神华在香港上海两地同时上市的进程,可能由于李毅中的安全生产监管因素而加快。

安全监管风暴渐行渐近

“中国煤炭安全生产形势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这次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安全生产的重视。”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缪协兴说:“总理的报告中涉及到安全生产的有237个字,这在过去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党中央、国务院近期对于安全生产体制和机制的调整,反映出了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中央构建和谐社会,关注民生的理念和决心。”

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有着环保总局暂停46家违规电厂建设,在全国范围内刮起“环保风暴”的先例。随着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升格,随着李毅中的到来,一场事关全行业的煤炭安全监管风暴也正在悄然来临。而在这场风暴中,安全生产总局与地方政府的博弈将成为风暴中的主线。

几年前随着煤炭工业部和工业局的撤销,国有煤矿下放到地方政府,实行横向管理,原国家煤监局实行垂直业务管理。但在这个管理体制中,地方煤监部门的人事由地方政府任命,因而地方对于当地煤矿企业的安全生产管理工作并没有真正落实。另外,部分乡镇煤矿和小煤矿利益与地方政府官员利益结合在一起,出现“官煤勾结”的腐败现象,这成为挑战安全总局安全监管的另一大难题。

“首先要落实责任,煤监系统的垂直管理和地方政府对于煤矿的横向管理,必须紧密地结合,互为补充。而纵向的煤监系统,除了对重点企业进行监督以外,更重要的是监督地方政府是不是对地方煤炭企业履行监督职责,这个问题要找准,不能代替地方政府对地方煤矿的监督责任。”李毅中直指安全监管体系中的不安全因素。

如同环保问题一样,安全问题说到底还是一个增长方式转变的问题。经济学家吴敬琏教授向记者分析,地方政府靠GDP和政绩说话,纷纷以资金和资源的高投入换来GDP的增长。修电厂,挖煤矿,超负荷运转,必然导致各种安全事故。最终的源头还是来自于政府粗放式的投资推动。因此,地方巨大的能源生产要求和国家安全生产总局的安全考核必将发生冲突。